杀神白起 > 杀神白起 > 0828章 上一秒英雄,下一秒狗熊的配角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你吧?

0828章 上一秒英雄,下一秒狗熊的配角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你吧?

  小子,自裁吧。

  这是【杀神白起】多么狂妄自大的话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从蒙面男子的嘴里面说出来,却仿佛带着无比的自信,而且他也的确有这样的资格,尊级中期的强者,至少在白国的范围之内,他是【杀神白起】无敌的,所以他敢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白无穹的脸上露出很得意的神色来,望着面前的白起,玩味的戏虐而笑:“小子,现在继续神气啊,我看怎么神气。”

  “过了今晚,从此白国就真的是【杀神白起】我白无穹一个人的了,哈哈哈,这种感觉真好啊。”白无穹爽快的大笑着,双臂拥抱着这片天下,他从未感觉如此爽快。

  如今,他终于可以除掉心腹大患了,以后再也不用看着白墨轩的脸色行事了,只要白墨轩死了之后,以后白墨轩的那些以前的老部下,也就没什么约束力了,他想杀多少就杀多少。

  被白无穹成为郑兄的这个蒙面男子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冷傲的盯着白起,反正白起逃不过他的手掌心,所以无所谓白起什么时候死,只要他能杀掉白起,就足够。

  这就如同方才白起所说的那般,猫抓耗子的时候,总是【杀神白起】玩弄耗子一段时间,过足瘾了之后,在杀掉耗子,这就叫做让敌人陷入绝望,而自己也有很多的爽感。

  “就这般自信,这个郑兄能杀了我吗?”白起见到白无穹嚣张得意的样子时候,同样也是【杀神白起】抿嘴笑了起来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笑容之中透着一些鬼魅。

  白无穹一怔,诧异的看了眼白起,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这或许是【杀神白起】白起故意吓唬他的吧?

  “不必糊弄我了,眼前的郑兄是【杀神白起】尊级中期,他足够杀。”

  “所以现在根本就是【杀神白起】难逃一死啊。”白无穹美滋滋的继续笑着,脸上全都是【杀神白起】激动和轻快,他就不信白起能有什么办法对付郑兄。

  郑兄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他王座之上的男人,只要有郑兄在这里,他就可以高枕无忧。

  这也是【杀神白起】为什么当初九大国师哪怕权倾朝野的时候,他都不怕的原因,因为他有底牌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这张底牌从未出来过,唯独这一次对付白起,必须出了。

  这也从侧面看出来,白起的确不俗,能够逼的他用如此底牌对付他,一个尊级中期对付一个疑似亚尊境界,已经很给白起面子。

  “小子,不必拖延时间了,准备好死了吗?”姓郑的蒙面男子皱起眉头,他觉得白起浪费太多时间,便准备出手,结果白起。

  “真觉得,死的一定是【杀神白起】我?”白起脸上满是【杀神白起】戏虐之色,现在没有半点的紧张神色,因为他没必要如此,尤其是【杀神白起】面对一个尊级中期的强者,他还不至于如此的不堪。

  “哦?为何?”姓郑的蒙面男子好奇的瞥了眼白起,想看一看白起能说出什么话来,能够让他免除一死。

  白起也在看着他,然后打量了这个男子浑身上下,发现他并不像是【杀神白起】什么大势力出来的强者,如果是【杀神白起】大势力的话,白国不可能这么弱,因为得到一个大势力的支持,白国就不可能和今天这般孱弱。

  而且若是【杀神白起】有大势力支持白国,自己父亲白墨轩也不可能不知道,不清楚,他还没有弱到这种地步。

  所以面前的这个姓郑的蒙面男子,多半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一个散修的尊级中期罢了,仗着自己的实力和白无穹狼狈为奸,为了混下去,所以当做白国的供奉。

  大概就是【杀神白起】这样的情况,但还需要鉴定一下。

  “应该是【杀神白起】散修吧?”白起忽然抬起头,问他一句。

  因为话实在是【杀神白起】突然,所以蒙面男子一开始没能够反应过来,但当他反应过来之后,也就淡定自若,他也不怕说实话。

  “没错,我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一个散修,不过那又如何?我是【杀神白起】尊级中期的境界,杀足够!”男子冷蔑而笑,觉得白起这种临死抱佛脚的行为,实在是【杀神白起】不堪。

  可他却没有理解,白起为什么会问他这样的话,因为白起需要确定他的背景,只有确定背景之后,那么这件事就好办了。

  “那想不想加入大势力?”白起笑着再问他,脸上满是【杀神白起】玩味之色。

  “小子,又想做什么妖?郑兄还请杀了他!”白无穹意识到了一丝不妙的由头,便朝着男子沉声一喝,希望男子尽快杀掉白起,处决后患。

  然而蒙面男子却是【杀神白起】被白起的话给勾起了兴趣,如果有加入大势力的机会,他自然不可能不动心的,可是【杀神白起】他凭什么相信白起?

  “到底想说什么?”蒙面男子紧皱着眉头,瞪着白起,实在不明白,此刻白起到底要和他说什么。

  白起也不再多说废话,干脆的将自己在修罗族的领主令牌取了出来,扔给男子。

  男子顺手一握,就接到了修罗族的领主令牌,当他看到这块黑色令牌之后,心里莫名一颤,一股恐惧从后背袭来,冷汗也同时席卷全身。

  “,…”男子的脸色终于是【杀神白起】变了,甚至他拽下了自己的面巾,露出刀疤的脸,这是【杀神白起】一张沧桑的脸,眼睛却很大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此刻满脸都是【杀神白起】惊惧神色。

  他是【杀神白起】看到过修罗族的领主令牌,所以眼下的这一块令牌,让他内心仿佛楼阁塌陷一般。

  修罗族,这是【杀神白起】多么可怕的大势力啊,如今的修罗族雄霸一方,几乎整个天武世界的南方甚至西南和东南,都快要成为他们的地盘了,并且现在不断的吞噬小国家。

  说不定什么时候,白国都要危险了,但这不是【杀神白起】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【杀神白起】修罗族特别护短,尤其是【杀神白起】一位领主,若是【杀神白起】不明不白的被杀了,那么修罗族的强者就算是【杀神白起】追到天涯海角,也要报仇。

  他脸上的这一条刀疤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当年不过杀了一个修罗族的圣级强者,就被当初的尊者追杀了三万多里,险些将他杀掉。

  所以修罗族,对于他而言,是【杀神白起】带着威胁和恐惧的。

  “这块令牌,不会陌生吧?”白起也再赌,他并不知道男子认不认识修罗族的令牌,但见他的脸色变了又变,心里就有谱了。

  他的确不敌男子,也不是【杀神白起】男子的对手,虽然自己目前是【杀神白起】阴阳境一重,但面对尊级中期,如果不搏命的话,是【杀神白起】没办法胜利。

  而且就算是【杀神白起】搏命,自己也没有把握真的杀掉男子,只能用这种办法,暂时借助修罗族的势力,吓唬他。

  现在看起来,效果有了,而且超级不错。

  “,到底是【杀神白起】谁?”郑姓男子终于害怕了,语气尽透着颤抖,指着白起问道。

  白起扭了扭脖子,大步的走到他面前,然后随意的将他手中的修罗族令牌拿过来,翻转过来,上面有三个大字,白无羡。

  “我是【杀神白起】修罗族魂尊驾下第一领主,白无羡!”

  “啊?”郑姓男子心跳加速,更是【杀神白起】惊叫一声,满脸恐惧的倒退数步,他害怕的不是【杀神白起】领主,而是【杀神白起】之前白起说的魂尊。

  眼前的白起,竟然是【杀神白起】魂尊的第一领主?谁不知道魂尊在修罗族的可怕?尤其是【杀神白起】他邪魅的功法,令无所男人闻风丧胆。

  现在他面前的这位领主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魂尊的手下,他几乎快被吓破胆了,哪里还有杀白起的心思?

  “郑兄,…”一旁的白无穹面色也变了,变的极为难看,他没想到,白起竟然还有一重身份,竟然还会是【杀神白起】修罗族的领主。

  如此说来,他从一开始,就知道他会获得最终的胜利,原来那个被猫抓住的老鼠,竟然是【杀神白起】他白无穹,绕了这么多圈圈,最终还是【杀神白起】他认栽。

  修罗族的领主,除了去中央帝国和少数的几个大势力之外,谁敢不给他们面子?区区的白国,敢不给面子吗?

  “现在还想杀我吗?”白起瞥了眼郑姓男子,脸上尽显冷意。

  郑姓男子急忙摇头,浑身颤栗的赔笑着:“哪敢,哪敢,领主大人说笑了。”

  “是【杀神白起】吗?”白起玩味的看着他,想看一看他是【杀神白起】真心还是【杀神白起】假意,郑姓男子立马露出乖巧的神色来,半蹲着,看着白起。

  “上一秒英雄,下一秒狗熊的配角,说的就是【杀神白起】吧?”白起见他是【杀神白起】真的怕了,不由得冷蔑笑这,笑声越发的灿烂。

  他又想到了刚才郑姓男子说过的那句话。

  “刚才那句话挺有意思的,小子,自裁吧,哈哈哈!”白起仰天大笑一声,这句话在此刻听起来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莫大的讽刺。

  郑姓男子却是【杀神白起】感觉不到羞辱,反而觉得荣幸一般,继续赔笑着。

  他纵然是【杀神白起】尊级中期,可也不敢杀修罗族的领主,要知道领主在修罗族已经是【杀神白起】中层以上的成员了,除非不把修罗族放在眼里,否则谁敢杀?

  “和白无穹什么关系?”白起不笑了,却是【杀神白起】目光平淡的扫了眼他,问。

看过《杀神白起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苏州展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  春野小神医  赘婿  星座网  大宋男儿  星座网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经典古诗词  美食供应商  娱乐大头条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第一课件网  超强吸妖器  诡秘之主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如意小郎君  社保查询网  笔趣阁  武道孤圣  漂亮女人  论文大全网  明朝败家子  大宋男儿  伏天氏  南方财富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