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神白起 > 杀神白起 > 1105章 魂尊身上的蛊毒

1105章 魂尊身上的蛊毒

  杀神白起

  ……

  萧瑟家族,萧瑟玉环房间。

  “还剩下两天,你就要和切切图生死战了,你就不担心吗?”萧瑟玉环有些无奈的盯着白起,白起脑袋枕在手上,翘着二郎腿,优哉游哉的哼着小曲,她就有些无可奈何。

  白起这哪里像是【杀神白起】要经历生死战的人,完全看不到一点这样的苗头。

  萧瑟玉环穿着一件凉快的白色长裙,隐约能够看出里面。

  白起抬起头,看着自己的女人,然后随意的笑出声来:“有什么关系,担心又改变不了什么,还不如放松心情,这剩下的两天好好玩一玩。”

  “而且切切图的实力,我还真的不惧他,我能赢他第一次,也能杀他一次。”白起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,他与切切图不同,之前的切切图不把自己放在心里,而自己心里面是【杀神白起】很看重切切图的。

  只是【杀神白起】既然是【杀神白起】生死战,表现的死气沉沉也毫无意义,不如放松心情,迎接两天后的大战。

  虽然知道很是【杀神白起】艰苦,但白起也不会去害怕什么,更不会逃避。

  “这两天我就好好的陪你玩一玩,弥补一下过去,我对你的亏欠,怎么样?”白起咧着嘴笑着,一把将萧瑟玉环抱在怀里面,然后靠在床边,凝望着萧瑟玉环。

  萧瑟玉环的小脸瞬间就羞红不堪,好像是【杀神白起】熟透的红苹果,她羞赧的瞪了眼白起,然后逃避白起爱意满满的眼神,心里面却无比的满足,刹那间她什么担心和不愉快都忘了。

  “哼,你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会花言巧语,那么多女孩,都被你骗到手了,坏蛋!”萧瑟玉环娇嗔一声,吐着舌头,然后捶着白起的胸口。

  “嘿嘿,那你喜不喜欢我这个坏蛋那?”白起玩味戏虐的看着萧瑟玉环,眼中噙着爱意与柔情,他的脸都快贴到萧瑟玉环的鼻子上了。

  萧瑟玉环此刻心脏扑腾腾的跳,受不了这种感觉之后,她就一把推开白起,然后捂着脸跑了出去,一边跑还一边娇喝:“坏蛋,你是【杀神白起】坏蛋!”

  “哈哈!”白起在床上大笑着,这笑声传了出去。

  萧瑟罗刹正在外面树底下喝茶,听到这声,又看到自己女儿捂着脸,满脸羞红的跑出来,顿时心里一跳,然后就愤怒的朝着屋里面咆哮:“白起,你他妈对我女儿做了什么!!”

  “真以为老子怕你是【杀神白起】不是【杀神白起】?敢欺负老子女儿,看老子不活劈了你!”萧瑟罗刹大吼咆哮着,一把摔碎茶杯,就朝着屋里面冲了过去。

  萧瑟玉环刚跑出来,看到父亲如此过激的反应之后,顿时就被吓傻了,急忙将萧瑟罗刹拦住。

  “不是【杀神白起】啊父亲,他,他没欺负我,没有啊。”萧瑟玉环脸色涨红,觉得有些丢脸,却又害怕自己父亲再一次和白起对峙起来。

  萧瑟罗刹望着萧瑟玉环,然后沉声问道:“他,真的没对你做什么?”

  “当然没有,父亲你想多了。”萧瑟玉环摇了摇头,有些欲哭无泪。

  “哦,那我继续喝茶!”萧瑟罗刹闻言便点了点头,之后脸色恢复平常,又慢悠悠的背着双手,回到了树底下,换了一个茶杯,继续喝茶。

  白起带给他的这茶,还真的是【杀神白起】不错,很香甜,也是【杀神白起】他喜欢喝的茶。

  “呃,这…”萧瑟玉环愣住了,一时间不明白父亲这是【杀神白起】闹什么,刚才不还是【杀神白起】一副要死要活的,怎么忽然就变了?

  白起也从房间走了出来,瞥了眼坐在石凳上的萧瑟罗刹,然后面带讥讽的笑道:“老东西,就好像我怕你似的。”

  “你小子别欺负我闺女,不然我就是【杀神白起】拼了这把老骨头,也要杀了你。”萧瑟罗刹稳坐在石凳上,脸色却陷入无比的凝重之中。

  白起微微点头一笑:“放心吧老东西,玉环就一个,我不可能让她受委屈的。”

  “嗯,我这里有两张清闲居的门票,你们去玩吧。”萧瑟罗刹点了点头,然后从怀里面掏出两张红色的门票,随即站起身来,身影有些顾忌离开。

  萧瑟玉环缓缓走到白起身旁,对父亲刚才的反常表现,异常的不解,他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这么激动之后,又忽然冷静下来了。

  她刚要问着白起,却发现白起的脸色也很凝重和沉重,直直的望着萧瑟罗刹,一句话不说。

  “你们都怎么了?我怎么不太明白?”萧瑟玉环是【杀神白起】真的不太明白,这两个大男人忽然这都是【杀神白起】怎么了,难道他们在刚才对话之中,都有什么双重含义吗?

  白起低着头,摸了摸这个傻丫头,然后沉声说道:“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你父亲心情不好。”

  “当你刚才拦着他,而不是【杀神白起】帮着他骂我的时候,他就知道你以后不属于他了,玉环,好好陪陪你父亲吧。”

  “他刚才三言两语,已经把你交给我了,他这算是【杀神白起】彻底承认我们了。”白起说着话,然后也是【杀神白起】摇头叹息,他忽然也想到了自己,若是【杀神白起】自己女儿寨柳香鸢以后嫁人的时候,自己这个父亲,又该以什么态度面对?

  “原来是【杀神白起】这样吗?那我是【杀神白起】不是【杀神白起】做错了?”萧瑟玉环听着白起的分析之后,脸上立马就露出了懊悔自责的神色,她不该不顾及自己父亲心情的。

  “我去陪陪他。”萧瑟玉环说着,就要去追上去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被白起拽了回来。

  “傻丫头,你现在去找他,他心里会更难受的,还是【杀神白起】和我去清闲居吧。”白起说着,将桌子上的两张红色门票,隔空拿了过来,握在手中。

  “清闲居,我只听过,倒是【杀神白起】还没去过。”白起咧嘴笑着,丝毫不管萧瑟罗刹的心情如何糟糕,本来翁婿就是【杀神白起】天生的敌人。

  “你啊就知道玩,不过既然你想去,我就带你去吧。”萧瑟玉环叹了口气,无奈的摇着头说着。

  她心里虽然也担心父亲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她也很清楚,以后余生都是【杀神白起】白起的女人,她要将注意力一点点的放在白起身上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她依旧心疼父亲,若是【杀神白起】大姐还活着的话,还有人陪着他,现在雅菲也没了,萧瑟罗刹身边只剩下几个不省心的儿子。

  那几个兄弟,她真的是【杀神白起】没办法评价了,烂泥扶不上墙的主。

  “先不想这些,咱也闲情雅致一下!”白起嘿嘿笑着,握住萧瑟玉环白嫩嫩的小手,然后走出院子里面。

  魂尊从一旁的房间走出来,看到白起和萧瑟玉环走出去之后,面色带着复杂。

  “主人,我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白起回过头来,看了眼魂尊妖千影。

  妖千影笑着摇头说道:“没事,主人,你们玩的开心一点。”

  “当然,你也好好休息几天,调养身体,以后还要给我冲锋陷阵,我的白国,不能缺少你这个大将的。”白了点头,嘱托着魂尊一句,然后继续跟着萧瑟玉环离开。

  妖千影望着白起与萧瑟玉环离开的背影,他默默的叹了口气,然后撸起自己的手腕,手腕里面一个黑色的活体正在上蹿下跳,疼的他有些时候钻心裂肺。

  他也是【杀神白起】昨天才发现的这个异常,也想起来了,在修罗族的天牢之中,曾有一个擅长蛊虫的强者,将蛊虫放在他的身体之中。

  他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,最终结果如何,本想和白起说一下的,但见到白起和萧瑟玉环这么开心,他也不好意思打扰。

  反正拖一天两天,也不是【杀神白起】什么大问题,他毕竟是【杀神白起】尊级巅峰强者,不是【杀神白起】那么脆弱的。

  “你手臂怎么了?”

  就在这时,萧瑟罗刹不知道从哪里又走回了院子里面,正凝望着魂尊攥着手臂。

  “没,没事!”妖千影摇了摇头,然后转身又走回房间。

  萧瑟罗刹诧异的看着魂尊的异常反应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没有多想,继续坐在树底下喝茶。

  他现在的乐趣就是【杀神白起】喝茶,喝茶,喝茶。

  也算是【杀神白起】享受一下闲情雅致,这也是【杀神白起】缓解内心孤寂的一种方式。

  曾经萧瑟家族的族长,天武世界鼎鼎有名的大能者,此刻宛若邻家老大爷。

  而老大爷的女儿带着白起,来到了清闲居。

  清闲居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修罗族以及外来的强者,放松心情的地方,并不是【杀神白起】所谓的什么红楼,而是【杀神白起】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地方。

  在这里会有很多公子哥吟诗作画,比刀弄枪,下棋战鼓,弹琴吹奏,最平俗的也就是【杀神白起】赌博和拍卖。

  总之这里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上层人士才能进来的地方,也是【杀神白起】修罗族公认的最有乐趣的地方。

  曾经的丹云家族那个三公子丹云无道,就喜欢在这里消遣,当然那个丹云无道早就被白起给斩杀了,连魂魄都没有留下来,毕竟觊觎白雪媪的男人,白起一个都不会放过,更别说她险些让白雪媪被辱。

  这种事情,放在白起身上,更不可能让饶恕他。

  “怎么不进去?”萧瑟玉环见到白起停了下来,眼前就是【杀神白起】清闲居的门口,白起却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我觉得,我应该换一副面孔,否则估计里面没有人敢玩吧?”白起忽然想到了自己在修罗族所作所为,要是【杀神白起】就这么进去,这里可就没有片刻的闲情雅致,只剩下噩梦。

  “也好。”萧瑟玉环点了点头,自然明白他的心思。

  白起随身一变,就换成了另外一幅装扮,变成翩翩公子的模样。

  “我现在叫云梦公子,别叫错了!”白起拍了拍萧瑟玉环的脸蛋,然后打开手中的纸扇,潇洒的迈进门内。

  杀神白起

看过《杀神白起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好名字  太初  论文大全网  落秋中文  最强狂兵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超级兵王  全民领主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莽荒纪  据说娱乐网  名人名言  修真聊天群  明朝败家子  逆天铁骑  穿越小说  巩义市汇通管道设备  美食供应商  五代梦  郑州昌利机械  玉环捷众机床有限公司  广州六月服装  大争之世  天天美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