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神白起 > 杀神白起 > 1110章 不好意思,我没有被人威胁的习惯!

1110章 不好意思,我没有被人威胁的习惯!

  自己,中了蛊毒!

  想到这里的白起,缓缓抬起头来,瞥了眼坐在一旁的铁龙,但见此刻铁龙表现的很是【杀神白起】正常,微笑着望着桌面,等待游戏的开始,他发现白起看向他的时候,他也看了眼白起,冷蔑一笑,之后将视线移开。

  他的所有表现都堪称完美,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破绽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白起又岂能不知道,这蛊毒就是【杀神白起】太搞的鬼?

  然而白起并不畏惧,更不害怕蛊毒,反倒是【杀神白起】有一种关公门前耍大刀的既视感。

  若是【杀神白起】其他的毒也就罢了,偏偏是【杀神白起】蛊毒,可真的以为自己不会解毒吗?

  可别忘了,玩蛊毒的话,苗族可是【杀神白起】高手。

  自己有两个女人都是【杀神白起】苗族的圣女,玩蛊毒?真的是【杀神白起】碰到自己的硬茬了。

  白起运转七曜血脉在胸前,然后运转银辉之力火焰,利用曾经阿悄传授过解除蛊毒的知识,一点点的破掉了体内蛊毒的外壳,然后瞬间就用银辉之力的火焰将蛊毒燃烧的片甲不留。

  “噗!”

  与此同时,正在对面悠然坐着的铁龙,忽然一口血喷了出来,脸色猛然变的惨白,同时他抬起头来,惊骇的望向白起的方向。

  白起却是【杀神白起】满脸平静的端着茶杯,喝茶,没有去理会铁龙。

  铁龙的脸上还是【杀神白起】露着骇然的神色,久久都难以缓过神来,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问题,为什么会是【杀神白起】这样?白起到底怎么会解掉自己的蛊毒?这怎么可能?

  如果不是【杀神白起】铁龙控制着自己的理智,他必然要质问白起,好好的问一问,白起到底为什么会解掉蛊毒的。

  “怎么了?铁兄?”

  “你怎么回事?”

  其他两个男子见到铁龙毫无预兆的就喷出一口血来,急忙询问。

  切切图也是【杀神白起】被铁龙的这一幕吓了一跳,满脸关切的望着铁龙,问他:“铁兄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?”

  “哈哈,无碍,无碍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方才尝试蛊毒的毒素罢了,没控制好,放心吧。”铁龙一副随意的表情,哈哈的大笑一声,挥了挥手,示意大家都不必紧张。

  切切图听到他这话之后,这才松了口气,转过头去,继续看向桌子中间的扑克。

  白起心里冷蔑而笑,这个铁龙倒是【杀神白起】机灵,能够这么快的就撒谎将这件事度过去,不过白起可没打算让他这么蒙混过关,若只是【杀神白起】让铁龙算计自己一下的话,那多没意思?

  所以白起也给他下了一个蛊毒,而且这个蛊毒,从白起体内蛊毒死掉的那一刻,就已经开始了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铁龙这位自称伟大的蛊毒大师,还没有察觉罢了。

  “开牌吧!”切切图淡笑一声,示意身后的女子发放纸牌。

  “呃…噗!!”

  然而就在这一刻,大家都不去关心的铁龙,再一次的喷出一口血来,如果说之前的血是【杀神白起】他在试验蛊毒的话,那么此刻的这一口,可就没办法解释清楚。

  因为这一口血是【杀神白起】蓝色的血,一口血喷在桌子上的瞬间,就看到密密麻麻的蓝色虫子,迅速将圆桌子啃噬干净了。

  铁龙望着这些密密麻麻的虫子,将桌子啃噬干净之后,顿时惊吓的恐惧感蔓延全身,紧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痛,让他的心脏快要被撕裂开了。

  “呃啊!!我的心好痛,呃啊!!”铁龙狠狠的捂住自己的胸口,恨不得将双手伸进去,查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然而他根本就做不到,脸色也越发的惨白,浑身的冷汗淋漓而下。

  周围的几个人迅速的起身,远离他很远,以免铁龙体内的蛊毒,影响到他们。

  自然离开他身边的就是【杀神白起】龙逆臣与幽百川,丹轻飏了。

  本身他们就不认识,自然要多一些防备之心。

  甚至铁龙认识的两个朋友,坐在他左右的黑袍男子与金袍男子也都迅速的起身,距离铁龙很远,生怕蛊毒感染到他们。

  铁龙此刻就一个人瘫坐在椅子上,捂着胸口,撕心裂肺的大吼大叫,浑身的青筋暴起,青筋渐渐的充血变成血红色,双眸更透着血腥红,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要狂化一样的状态。

  可铁龙并没有狂化,他此刻只是【杀神白起】感觉全身剧痛难忍,从心脏逐渐的蔓延到了五脏六腑,然后经脉血管,最后是【杀神白起】全身骨头以及皮肤里面,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在全身爬着,另外也在啃噬着他的内脏。

  这样的剧痛,怎么可能让他承受住哪?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还不如死掉,一了百了。

  “白,白起,你,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铁龙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,脸色煞白煞白的,冷汗就像是【杀神白起】洗澡一般流下,他不甘心的怒瞪白起,眼神深处却露出恐怖。

  他身为天武世界的唯一蛊毒大师,可谓见过了无数的蛊毒,甚至一般的蛊毒进入他体内,都会被他的本命蛊虫吃掉的,可是【杀神白起】这一次他的本命蛊虫不仅没有任何效果,反倒是【杀神白起】被吓的退到了自己丹田处。

  如今只剩下自己的丹田,还有本命蛊虫死死的坚守着,一旦这些蛊虫冲破了自己的丹田区域,自己必死无疑。

  他很清楚,自己现在这个鬼样子和白起是【杀神白起】分不开的,一切必然是【杀神白起】白起搞的鬼,所以他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与尊严了,凄厉的吼叫问着白起。

  白起却面色诧异的看了眼铁龙,有些愣然的回答:“你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懂?”

  “白起,别装了,快,快告诉我,怎么解除蛊毒!”铁龙此刻异常的难受,不仅将胸前的皮肤挠成一条一条的血痕,更是【杀神白起】咬着牙齿,都咬出血来。

  他此刻真的异常痛苦,浑身都是【杀神白起】虫子啃噬,这种滋味怎么可能好受。

  白起依旧无动于衷的耸着肩膀,冷笑摇头:“抱歉,我真的不知道你再说什么,你才是【杀神白起】蛊毒大师,问我干什么?”

  “就是【杀神白起】,你才是【杀神白起】蛊毒大师,为何要问白起?”幽百川赞同白起的话,附和一声,冷蔑而笑,瞪着铁龙。

  他早就忍受铁龙很久了,不管是【杀神白起】铁龙的态度还是【杀神白起】嚣张的表现,他此刻都忍不住了。

  “不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他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他,呃啊!!!”铁龙再一次的死死指着白起,然后新一轮的疼痛再度传遍全身,让他浑身逐渐的麻木甚至发凉。

  他很清楚,继续这样下去,他会被蛊虫啃噬致死。

  慌了,他这一刻彻底慌了神。

  “白,白起,不,白大师,快告诉我,怎么解毒!”他凄厉的惨叫,又忍着剧痛,笑着问白起,这种滋味别提多么难受了。

  白起瞥了眼他,然后冷蔑而笑:“似乎蛊虫大师是【杀神白起】你,并不是【杀神白起】我,你问我有何用?”

  “姓白的!!!”铁龙被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彻底激怒了怒火,快要达到崩溃的边缘,便一声咆哮,直冲白起。

  “白起,你还不知道吧,你的那个手下魂尊也中了蛊毒,而且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之前我给他种下的,如果他没有解药的话,必死无疑!”

  “我们交换一下,如何?只要你把解蛊毒的方法告诉我,我就给他解药,如何?”铁龙瞬间又怂了下来,他为了活命,不得不如此。

  尊严算什么?在命的面前毫无意义。

  蛊毒不像是【杀神白起】其他的攻击手段,就算人死了,还有灵魂可以逃窜,蛊毒是【杀神白起】连灵魂都可以啃噬干净的,所以他才会凄厉惨叫,狼狈十足。

  他可不想连人带灵魂都被蛊毒吃掉,才会拼命的求饶白起。

  “不换!”白起依旧冷漠脸,坚定的神色,缓缓摇头。

  闻言,铁龙再度大怒,指着白起破口大骂:“小崽子,你若不按照我的做,我保证你手下死的很难看,一定!!!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被人威胁的习惯!”

  “首先我不知道你说的真假,第二就算是【杀神白起】真的话,你以为我不会解蛊毒吗?”

  “你能够下的蛊毒,对我而言都是【杀神白起】小儿科,所以还是【杀神白起】我亲自给他解毒吧,倒是【杀神白起】你啊…”白起面色始终平静之极,说到这里也只是【杀神白起】小小的戏虐了一下。

  “你现在的情况,啧啧,怕是【杀神白起】要熬不过片刻喽。”

  “我也不瞒你,你身上的蛊毒叫做噬心蛊,蛊虫一万八千枚虫卵,每一枚虫卵有一千个蛊虫,你自己算一算,现在的你身上到底有多少蛊虫?”白起冷蔑而笑,坦然的坐在椅子上,端起茶杯。

  恶寒,周围几个人都深深的感觉到恶寒。

  谁都没有预料到,白起竟然还会下蛊?而且看起来这样的局面,比起铁龙不知道高级了多少倍。

  铁龙的确是【杀神白起】天武世界的蛊虫大师,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人会下蛊。

  以前九黎族倒是【杀神白起】有一些强者会下蛊,但早就失传了。

  现在白起随便下的蛊毒,就让铁龙狼狈不堪,那么孰强孰弱?还需要说吗?

  但这对于这些大能者而言,是【杀神白起】真的不敢相信,也不敢接受的。

  白起境界不弱,炼丹成为天武世界第一,如今就连下蛊也成为天武世界第一了吗?

  若是【杀神白起】这样的话,他到底还有什么是【杀神白起】不会的?

  “求,求你,救我…”铁龙谈话之间,就有出气没进气了,脸色昏暗,皮肤褶皱开来,瞬间他的头发就回到灰白色。

  从一个酷似二十多岁的青年,一眼之间就变成了七八十岁老者。

  “真的想活?”白起翘着二郎腿,脸上尽显鄙夷之色。

  “呃啊!!活,活啊!”铁龙凄厉的惨叫哀嚎,却也在竭力的应答白起。

  “灵魂契约,认我做主人,我救你!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杀神白起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泰州中天洗涤机械厂家  战国赵为帝  据说娱乐网  电视指南  花百科  全职法师  亿安交通设施有限公司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莽荒纪  最强逆袭  巩义市汇通管道设备  步步生莲  苏州展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工作总结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佛山市德盈铝业有限公司  唯玛特传动  据说娱乐网  全职法师  五代梦  寒门崛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