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神白起 > 杀神白起 > 1130章 前往中央帝国

1130章 前往中央帝国

  “这封信是【杀神白起】否真的是【杀神白起】纵横联盟所发?”

  “如果你不老老实实的说出来,你将生不如死!”

  白起目光极为平淡的望着此人,等待他的回答。

  此刻的尊级中期强者只剩下灵魂,在白起的银辉火焰之下,极度的痛苦,痛苦到生死不如的程度,惨叫声不绝于耳,听的一旁萧瑟家族的弟子都头皮发麻。

  萧瑟罗刹倒是【杀神白起】面色平静,心里却也有些惊讶,纵横联盟的来信,竟然会有人刺杀白起,而且只选择一个尊级中期的强者过来刺杀,难不成真的小瞧了白起吗?

  还是【杀神白起】这个人背后的势力并不了解白起的具体势力,所以只是【杀神白起】过来测试一下,白起的具体实力到底有多么强的?

  但是【杀神白起】不管怎么样,这一刻他落在白起的手里面,必然已经废掉了。

  “如果你不想受尽折磨,那就快点说吧,少受一些痛苦。”白起见他还是【杀神白起】不说话之后,再问了一句。

  但是【杀神白起】此人已经很严的闭上了嘴巴,一副就算是【杀神白起】生不如死,我也不能说。

  白起看到这里,直接不问他,而是【杀神白起】刺破他的心理防线,用读心术来查看。

  当白起用了读心术之后,发现此人的心里面一片的混乱,所有的信息都有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唯独没有关于刺杀的方面,这必然是【杀神白起】有人做了手脚。

  这到底是【杀神白起】偶然还是【杀神白起】对方极为了解自己?所以才会把此人的心里给封闭?以免自己用读心术那?

  白起觉得此人没有什么用处了,直接一把火将他灵魂燃烧的随风而去。

  惨叫声消失了,整个中堂也就随即恢复平静。

  “你先出去吧。”萧瑟罗刹瞥了眼一旁的弟子,弟子急忙点头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转身就走了。

  他现在不敢留在这里了,白起真的是【杀神白起】太吓人了,以前听很多身边的人说白起如何厉害如何恐怖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他都没有感觉到白起的可怕,每一次经过白起面前的时候,白起都会报以微笑,对他们这些下人的态度很好。

  所以造成他们的这种错觉,直到这一刻他才感受到白起到底有多么的恐怖,真的令人难以相信。

  “到底是【杀神白起】哪个势力,如此的胆大妄为?”萧瑟罗刹见弟子离开之后,便转身对着白起问着,脸色也很凝重。

  “难不成是【杀神白起】纵横联盟吗?”萧瑟罗刹怀疑起了纵横联盟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可能吧,他可是【杀神白起】很清楚白起与苏秦之间的关系嗳味不清,根本不知道他们是【杀神白起】什么关系。

  纵横联盟应该不太可能是【杀神白起】这一次刺杀的背后策划势力,必然还有其他的势力。

  白起此刻也是【杀神白起】眉头紧皱,并没有说话,因为白起始终想着一个问题,对方能够如此的了解自己,知道自己拥有读心术,这必然是【杀神白起】自己身边的人,而且是【杀神白起】极度熟悉自己的人。

  可能够知道自己读心术的人,绝对不超过二十个人,而且都是【杀神白起】自己的铁杆心腹,要么就是【杀神白起】几个女人。

  但他们都不可能这么做的,白起对他们保持着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信,在白起的心里面,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就算是【杀神白起】绝对信任。

  现在这个幕后之人,必然另有其人。

  能够如此了解自己的,还是【杀神白起】自己敌人的,那么只有…

  墨前行!

  想到这里的白起忽然有些恍然所悟,但随即又陷入沉思之中,白起觉得有些不太可能,自己从未在天武世界遇到墨前行,他又怎么可能派人暗杀自己?

  如果真的是【杀神白起】墨前行,并且墨前行真的在天武世界的话,那么之前在中央帝国的那次暗巷刺杀,也必然是【杀神白起】墨前行策划的。

  可现在白起无法确定,到底是【杀神白起】不是【杀神白起】墨前行,他是【杀神白起】否又真的在天武世界。

  看来这一切谜团还是【杀神白起】要最后才能揭晓了,不论是【杀神白起】第一次的中央帝国刺杀,还是【杀神白起】这一次的伪装纵横联盟的强者刺杀,他们都必然对自己了解极为透彻。

  唯独没有猜对的或许就是【杀神白起】自己的实力吧?这应该是【杀神白起】唯一的漏洞了?

  不,绝对不是【杀神白起】。

  白起想到这里,又皱起眉头,自己否决了自己,他觉得应该不是【杀神白起】对方不了解自己,再不明白局势的也应该知道,自己杀掉了切切图,那就至少拥有大能者的实力了,在这个情况之下,偏偏让一个尊级中期的刺杀。

  难不成是【杀神白起】想要搞突然袭击吗?觉得自己对区区尊级中期并没有什么戒备心理,所以这种杀手反倒是【杀神白起】能够得手?

  白起想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,但唯一可以确定,现在的暗处有人盯着自己,而且可能不仅仅是【杀神白起】一个。

  “不管是【杀神白起】谁,早晚都会露出马脚的。”白起面色凝重的冷笑,随即拆开自己手里面的一封信,可是【杀神白起】信纸上并没有一个自己,白起仔细的捣鼓了一下,发现还是【杀神白起】没有什么猫腻。

  白起算是【杀神白起】知道了,这就是【杀神白起】冒充的,冒充纵横联盟的来送信,实际上和纵横联盟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  “假的?”萧瑟罗刹也看到了信纸上并没有自己,有些惊讶,随即也就更能确定,这一次的暗杀不可能与纵横联盟有关系的。

  而且纵横联盟不至于这么愚蠢,敢在萧瑟家族里面刺杀白起,这无疑是【杀神白起】疯了,纵横联盟的左右盟主可都不是【杀神白起】傻子,相反精明的很。

  加之白起与苏秦的神秘关系,让他们之间更不可能成为对立面。

  白起心里面想着这件事,仔细的分析着,越发的觉得有些不对劲,虽然这件事和纵横联盟肯定没什么关系,但白起想到当初在中央帝国的时候,那一次的暗杀似乎也是【杀神白起】和纵横联盟有牵扯。

  自己在那里等候苏秦,然后就遇到暗杀偷袭了,险些让自己受重伤而亡。

  而这一次依旧是【杀神白起】和纵横联盟有关系,如果后面这两天,自己又收到纵横联盟的信纸的话,那么就可以确定,这幕后的势力必然与纵横联盟脱不了干系,可能不是【杀神白起】纵横联盟做的,但这个人有可能和纵横联盟有密切的联系。

  他们能够随时知道纵横联盟的内部消息,包括苏秦要在哪里等候白起,甚至包括苏秦他们发了一封信给白起,他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,这才是【杀神白起】最可怕的。

  白起心里面虽然有些震惊,但现在也在等候,等候接下来纵横联盟的来信,这一封来信只要是【杀神白起】到了,白起的推测也就落实了。

  那么这一伙背后势力,也就必然与纵横联盟是【杀神白起】脱离不了关系的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萧瑟罗刹看到白起眉头紧皱,忍不住询问道。

  “我在等纵横联盟的信。”白起看了眼岳父,然后沉声说道。

  萧瑟罗刹愣了一下,略微思考之后,他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,也就不说话了,跟着白起一起坐在中堂,等候纵横联盟的来信。

  既然这个假的提前赶到了,那么纵横联盟的送信者,也就必然会在这一天到来,相差的时候并不会太多。

  两个人一边喝着茶一边悠闲的等着。

  果然,白起的猜测是【杀神白起】对的。

  当下午之时,外面的弟子又跑过来汇报,纵横联盟的强者来访。

  弟子汇报的时候,是【杀神白起】有些提心胆颤的,毕竟之前的时候,白起可是【杀神白起】被纵横联盟的送信者给刺杀了,万一这个来者还是【杀神白起】刺杀的怎么办?

  但不汇报又不可能,萧瑟罗刹规定,不管是【杀神白起】谁来访,都不允许擅自做主的赶跑,如果被他发现这种情况发生,必然会严惩不贷。

  所以因为这样的规定,也让守护在外面的弟子不敢私自的拦着这些拜访者,不管是【杀神白起】谁过来了,他们都要汇报,哪怕是【杀神白起】一介村夫,也不得阻拦。

  “拜见萧瑟老祖,拜见白国主!”

  这一刻来的纵横联盟的强者,白起是【杀神白起】认识的,是【杀神白起】之前跟随苏秦身边的,可以说是【杀神白起】苏秦的亲信之一,这一次身份不必怀疑了。

  “你是【杀神白起】送信的?”白起试探的问着男子。

  男子闻言顿时一怔,而后就有些惊讶的看向白起,随即便问:“白国主,如何得知?莫非苏秦大人提前告诉您了?”

  “非也,而是【杀神白起】之前来了一个纵横联盟送信的来刺杀我了,匕首与尸体都在这里。”白起淡淡一笑,指了指一旁地上躺着的尸体还有匕首。

  男子闻言脸色大变,随即转身看向角落处,果然看到了尸体还有匕首。

  他急忙走到身旁,打量了一下这个死去的男子之后,便对着白起抱拳说道:“白国主,此人绝非我们纵横联盟的强者,我们纵横联盟也不敢刺杀白国主啊,这必然是【杀神白起】误会。”他紧张不已,生怕白起因为这件事,从而对纵横联盟有什么不好看法。

  毕竟这一刻的白起,可不是【杀神白起】之前的那个后辈了,如今的白起是【杀神白起】大能者,连修罗族的族长都杀掉了,还有什么事情,是【杀神白起】他不敢做的?

  纵横联盟可不敢招惹这样的强者,所以他急不可耐的解释着。

  但白起却是【杀神白起】淡笑着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不必紧张,我相信苏秦大哥。”

  “把信纸给我吧,然后你留住一晚,明天再回去。”白起对着他说了句,男子没有拒绝,先是【杀神白起】把他怀里面的信递给白起,然后又被萧瑟罗刹叫人带了下去。

  白起拆开信纸,里面的字迹都是【杀神白起】加密的,而且只有古华夏的人能够看懂,白起自然能够看明白。

  所以最后的怀疑,也都消失了。

  “我要去中央帝国一趟了!”

  放下信纸的白起,脸色很沉重。

看过《杀神白起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武道孤圣  明朝败家子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星座网  理财知识  女性健康  北宋大表哥  笔趣阁小说  民国谍影  超级兵王  全职武神  完美世界  极品家丁  第一星座网  九御神王  调教大宋  全球灵潮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第一课件网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逆天铁骑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法钢特种钢材(上海)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