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神白起 > 杀神白起 > 1235章 坐下来,谈一谈

1235章 坐下来,谈一谈

  帐篷外,伴着夜色,站着三道身影,为首的是【杀神白起】个老头儿,身旁两个中年男子,其中一个就是【杀神白起】白天见过的油面男子,而另外一个则是【杀神白起】一个刀疤大汉。

  三个人,老者是【杀神白起】琼级高期,而刀疤大汉则是【杀神白起】琼级中期,油面男子则是【杀神白起】琼级初期。

  他们三个站在这里,也就意味着白起救人的计划失败了,不过白起没有半点的紧张意思,倒是【杀神白起】身后的仙川延与帅气男子,脸色惨白不已。

  “倒是【杀神白起】没想到,诸位这么早就发现了。”白起面色如常,甚至还露出了些许的笑意,语气之中,丝毫紧张都没有。

  白起的反应,让三个人都愣住了,万万想不到,白起竟然没有丝毫的紧张感,顿时为首的老者,感觉到白起的与众不同,怕是【杀神白起】身份也不一般。

  “阁下的身手不错,不知不觉就救了人,若不是【杀神白起】我们早就有所准备的话,还真的让你不知不觉把人给救走了,哈哈。”老者哈哈一笑,像是【杀神白起】老友叙旧一般的口吻,没有敌对的意思。

  白起也淡淡笑着,他这么多年什么危机没经历过,宇宙神当初派来那么多强者要剿杀他,最终都被他给化解掉,还收服他们做护法。

  对比那一幕,眼前都是【杀神白起】小意思罢了。

  只要不出现琼级巅峰,白起就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,所以看到琼级高期的老者,白起只有惊讶,没有紧张更不会有惊恐。

  “坐下来,谈一谈?”老者见白起是【杀神白起】真的不紧张,也就越发看重白起,便生出结交的心思。

  首先白起没有多杀恶魔佣兵团的人,只不过杀了四个亚琼强者罢了,又不是【杀神白起】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  如果能够用四个亚琼换一个琼级中期的话,他是【杀神白起】非常愿意的。

  白起见老者的笑容如此灿烂,又看了眼身后的仙川延与男子脸色苍白,就知道他们被吓坏了。

  “有些饿了,给我准备一些酒菜吧!”白起微微一笑,不仅同意坐下来,还想喝酒。

  闻言,老者先是【杀神白起】一怔,而后便哈哈大笑出声:“哈哈,阁下真是【杀神白起】秒人啊,能够如此淡然,不简单啊。”

  “扎尔,去准备酒菜,我要宴请他们三人。”老者转过身来,瞥了眼油面男子。

  油面男子也就是【杀神白起】满脸涂料的男子,红蓝白就像是【杀神白起】唱戏一样的花脸。

  “好!”油面男子自然不敢违背老者的命令,转身就去准备酒宴了。

  “这里不是【杀神白起】喝酒的地方,不如去我那里,如何?”老者做出邀请姿态,满脸慈善笑容。

  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白起点了点头,丝毫不惧的笑着。

  老者嗯了一声,转身就走,而他身旁的黑袍男子始终盯着白起,似乎要将白起吓昏过去,可他这点气势,白起却不在乎。

  黑袍男子见到白起丝毫不惧他的气势,顿时苦笑一声,觉得自己有些自大了,于是【杀神白起】他也转身离开。

  白起望着两人走出去,抬脚就要走,却被仙川延给拦住了,此刻仙川延的脸色苍白,却怒容更多。

  “叔叔,怎么办?”

  “不急,先吃饭,你们两个能不能淡定一下?别给我丢脸啊。”白起瞥了眼帅气男子,他的神态也不对劲,都有些害怕,顿时就无语了。

  这样的场面,有什么可害怕的?

  白起自然不怕,可他也忘记了,这两个人可都是【杀神白起】亚琼境界,怎么可能不怕?

  仙川延看到白起丝毫不畏惧,反而把这里当成家一样,心里顿时钦佩之极,逐渐他也不怕了。

  “走吧!”白起率先走出去,跟着老者与黑袍男子的身后。

  “你叫他叔叔?”帅气男子诧异的看着仙川延,又望着白起的背影。

  “先别说这些,我们也进去吧,该吃吃该喝喝。”仙川延摇了摇头,自然不会和他说有关白家的事情,毕竟干系太大,哪怕两个人结拜兄弟,他也不会透露。

  男子无奈的苦笑,跟着仙川延也走了出去。

  总帐篷之内,油面男子已经准备好了酒宴,摆满了一大桌子,多数都是【杀神白起】野兽肉,有些还有些夹生,带着血丝。

  不过也有一些精美的菜系,另外准备了很多美酒。

  美酒在这里,不算什么,毕竟这是【杀神白起】大世界。

  “阁下,还未请教名字?”老者早就坐在主位之上了,见到白起带着仙川延两人进来,便笑眯眯的抱拳问白起。

  白起也不慌不忙,坐在老者身旁,顺便笑着回答:“鄙人白起。”

  “姓白?”老者眉头一挑,有些诧异。

  仙川延听着老者这么问,顿时紧张几分。

  要知道宇宙神组织可是【杀神白起】严格规定,若是【杀神白起】姓白的话,就要测试血脉,一旦发现是【杀神白起】七曜血脉的话,就要被杀掉。

  所以在万界之内,白家已经改名仙家。

  而整个万界之内,姓白的,都不是【杀神白起】简单人物,都和荒天界的那些权势滔天的人物有关系。

  所以老者才会诧异。

  白起不动声色,也没有什么紧张感。

  “是【杀神白起】啊,怎么了?不能姓白?”白起眉头一挑,反倒是【杀神白起】问老者。

  老者急忙摇头大笑:“哈哈,老夫可没这个资格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阁下难道不知道,宇宙神组织对白姓的管控很严格的。”

  “哦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白起淡然一笑,丝毫没有慌张感。

  老者狐疑的盯着白起,白起的这种态度,尤其是【杀神白起】白起的气度,更让老者狐疑,难不成这位是【杀神白起】来自荒天界的一员吗?

  这不太可能吧?荒天界什么东西没有,何必来这个荒凉的荒芜界?

  “不说了,老夫先敬白小友一杯酒!”老者知道深浅,自己这么问已经让白起不悦了,他就立马改变口吻,端起酒杯,敬白起。

  白起微笑着,端起银酒杯,和老者的酒杯碰了一下,然后一饮而尽。

  “入口绵柔,唇辣胃不辣,入身体暖暖的,这是【杀神白起】好酒。”白起喝完,就给出了评价。

  老者顿时来了兴趣,惊讶出声便问:“小友,还会品酒?”

  “自然,我对酒是【杀神白起】颇有见地的。”白起点了点头,然后将自己对酒的心得说了一些,这让老者的眼神都亮了起来,白起说到关键处,老者甚至抓紧手腕,激动之极。

  这期间,两个人连续喝了七八杯酒,全部都是【杀神白起】讨论酒的。

  周围的油面男子扎尔和黑袍男子对视一眼,都有些无奈摇头,他们都知道军师喜欢酒,现在遇到懂酒的,竟然都忘了,这人可是【杀神白起】敌对的。

  可他们又不敢提醒,只能老远在一旁望着。

  震惊的不仅仅是【杀神白起】他们,还有仙川延以及身旁的结拜兄长,他们都瞠目结舌的望着眼前一幕,有些难以置信,如果不是【杀神白起】真实的,他们以为这是【杀神白起】做梦。

  白起和老者聊的如此投机,最后宾主尽欢,哈哈大笑。

  真是【杀神白起】怪人啊?

  仙川延越发的对白起有好奇,也有些敬意,果然不愧是【杀神白起】白家的人啊,不愧是【杀神白起】自己叔父辈分的,光是【杀神白起】这一份魄力,别人就比不了。

  “小友说的蒸馏酒,是【杀神白起】什么酒?”老者听到白起说到了蒸馏酒,顿时眼珠子都亮了起来。

  白起神秘的一笑,从手镯空间,立马取出一坛酒,这是【杀神白起】在天武世界白府生产的酒,是【杀神白起】精品。

  “如果老兄不怕我下毒的话,品一品?”白起微笑着,指了指手里面这坛酒。

  老者盯着酒坛子,眼睛都瞪圆了。

  “这是【杀神白起】什么话,我岂能怕你下毒?来,满上。”老者激动的哈哈大笑,然后主动端起酒杯,放在白起面前。

  白起不多废话,将酒坛盖子打开,立马一股白酒的浓香飘逸而出,老者闻到这个味道,直接傻了。

  “品一品?”白起将酒倒在杯子里面,对着老者示意而笑。

  老者醒了过来,然后小心翼翼的端着酒杯,然后抿了一口,就是【杀神白起】这一口,让他有一种一百多年都白活了,竟然才喝到这么好的酒。

  他将酒喝干,然后眼巴巴的望着白起,白起见他这样,便将酒坛子放在老者面前。

  这一次老者可开心之极,三五十杯酒下去,他满脸荀红,可兴致更高,以至于连之前的目的都忘了。

  本来他邀请白起,可是【杀神白起】谈事的,现在他满脑子只剩下酒了。

  “老兄,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卖此酒?”白起见他醉了,便继续笑着问他。

  老者抬起头,满脸都是【杀神白起】向往。

  “有配方吗?”老者问。

  “当然有。”白起答。

  “利润如何?”老者再问。

  “一坛酒,一百黑羽石都算便宜的。”白起再回答。

  老者顿时眼珠子瞪圆了,满脑子都是【杀神白起】黑羽石啊。

  “当真?一百黑羽石,都能买天梭了啊?”老者醉了,却更感兴趣。

  “那又如何?天梭又不当酒喝,此酒卖出去,必然会席卷整个荒芜界,到时候疯魔佣兵团,你就是【杀神白起】首富。”白起继续忽悠他,反正他喝多了。

  老者眼珠子发亮,然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就对身旁的油面男子扎尔,以及黑袍男子喊道:“快,快去把那几个都找进来,我要议事。”

  “哎,这就去,这就去。”扎尔谄媚的答应下来,却目光复杂的看着白起,然而白起此刻喝着小酒,一脸的坦然。

  扎尔摇了摇头,想不明白这到底是【杀神白起】从哪里来的这位爷,如此的气度和淡定,又把军师给忽悠了。

  可他只能乖乖听命,去喊人了。

  “哈哈,兄弟,老哥和你说,老哥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的酒啊…”老头儿彻底醉了,拽着白起的手腕,就胡言乱语。

  一旁的仙川延和帅气男子,对视一眼,全都无语,但不知不觉间,他们也不怕了。

  至于为什么不怕,他们自己也不知道。

看过《杀神白起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亿安交通设施有限公司  飞剑问道  逍遥游  唯玛特传动  步步生莲  莽荒纪  蜡笔小说  据说娱乐网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调教大宋  战国赵为帝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娱乐大头条  全本小说网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理财知识  励志故事  中华康网  如意小郎君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美食供应商  斗战狂潮  龙组兵王  第一课件网  铸天之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