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神白起 > 杀神白起 > 0415章 不堪一击!

0415章 不堪一击!

  白起,你休要放肆!”白元东忽然爆喝出声,他将全部的天级巅峰气势都释放出来,希望用突然袭击的方式,吓住白起。

  可当他看到白起此刻却是【杀神白起】满脸戏虐笑意的盯着自己的时候,白元东忽然产生一丝不妙的感觉,就在他骇然看向白起之时,白起忽然伸出手,朝着他抓来。

  白元东自然不肯,他便一拳砸去,这一拳几乎是【杀神白起】他平生以来最大力的一拳,足够震退同级的强者,哪怕当初的白元南在他这一拳之下,都只能后退作罢。

  不后退,只能被震伤,二选一的抉择,一般人都会选择第一条。

  唯独白起,既不会选择第一种,也不会选择第二种,他直接将白元东的拳头握在了手中,死死的攥着犹如铁钳子一样,让白元东想要拽回去,都根本做不到。

  白元东如此更加惊骇了,看向白起的眼神,已经不仅仅在惊骇,还有一丝丝惊慌失措。

  “怎么?一言不合就出手?”白起依旧满脸戏虐的笑问着白元东,随即松开了白元东的拳头,可接着白起也是【杀神白起】轰出一拳,直接砸在白元东的小腹之上。

  砰的一声,白元东犹如断了线的风筝,直接砸飞出去,重重的落在墙壁之上,半面墙都被砸飞了出去,如果不是【杀神白起】白元东最后时刻的自救,他也会跟随墙壁飞了出去。

  这里可是【杀神白起】三十三层大楼啊,如果摔下去的话,就算摔不死,也会摔成重伤的。

  眼镜男被吓傻了,他无法想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,他该如何去思考,自己一直以来跟随的世子爷,神一般的人物,在炎黄盟都是【杀神白起】第一势力。

  可在白起的拳头之下,如此的不堪一击吗?

  白起,到底有多强?

  他吞了一口唾液,此刻白起已经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,这让眼镜男顿时心里一跳,只觉得心脏要停止了,这种被镇压的气势袭来,他除了窒息之外再无其他感觉。

  扑通,眼镜男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,满脸雪花般的惨白。

  “你,你不能杀我,我,我可是【杀神白起】世子爷的人!”眼镜男用白元东威胁白起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语气尽透着畏惧与惶恐不安。

  白起听了他的话之后,戏虐的瞥了眼白元东,随即左手一挥,白元东直接被白起隔空抓了过来,拎着他的衣领,白起指了指白元东,戏虐的问眼镜男:“这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你的世子爷?”

  “你,用他来威胁我吗?”白起似笑非笑的看着眼镜男,而左手任由白元东的挣扎,都无法挣扎出他的手中。

  白元东觉得这一日是【杀神白起】他最受到屈辱的一日,本来算计的非常美好,十几个高级强者可以击杀白起,他就稳坐钓鱼台。

  而没有想过,白起已经彻底成为了无法遏制的真正绝世强者,天级巅峰。

  白起在天级巅峰之上,已经没有了任何对手了,哪怕是【杀神白起】徐乾,白元东都觉得,无法和白起媲美了。

  白起已经成了气候,除非皇级强者出手杀了他,不然的话谁也无法杀他。

  白元东被这种上不上,下不下的滋味弄的非常难受,他双脚无法落地,衣领被白起拽着,又拿着他来嘲讽眼镜男。

  眼镜男是【杀神白起】他最忠诚的手下,此刻也被吓的半死。

  眼镜男从未想过有朝一日,白起拎着白元东衣领,笑问着自己,这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你威胁我的白元东吗?这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你的依仗吗?

  这一刻,眼镜男几乎没有其他想法,只想活命,为了活命他什么都可以背叛,包括白元东。

  “求求你,别杀我,我愿意投靠您!”眼镜男不断的磕头,然后大喊着。

  这一刻,白元东肺子都要气炸了,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出,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跟班,在这一刻竟然背叛了他?为了所谓的活着。

  他恨不得这一刻就杀了眼镜男,但白起就死死的拎着他,让他只能作罢。

  白起满脸戏虐的笑着,瞥了眼眼镜男之后,又看了眼白元东,便将白元东给扔在了地上。

  “我不杀你,你回去转告炎黄盟的那几个老东西,算计过我的,我早晚会一一讨还回来的!”

  “如果他们害怕日后的末路,可以现在就出手来杀我,我随时恭贺!”

  白起没有杀白元东的心思,对于白起而言,白元东已经无法给他多少威胁了,击败白元东足够证明一切,证明自己早就今非昔比,这就足够。

  白元东和他之间,并没有任何的生死大仇,只不过曾经被所谓的少主两个字,当成了他的敌人。

  现在,白起也不会滥杀无辜,只是【杀神白起】如果白元东到了现在都不肯悔改的话,下一次见面,白起会亲手杀了白元东。

  白元东明白此刻白起的心思,他也不敢多说大话,尤其是【杀神白起】在这一刻,他更不敢学那些反派,不顾场合的喊出你给我等着,我早晚杀了你,这种愚蠢的台词。

  但他会将今天所遇到的屈辱放在心上,有朝一日他突破皇级之后,必须讨还回来。

  前提是【杀神白起】白起那个时候没有突破皇级,否则的话他这辈子都没有复仇的机会。

  “走的时候,别忘了带走你的狗。”白起戏虐的瞥了眼跪在地上不断磕头的眼镜男,冷蔑而笑。

  眼镜男听到白起放弃他的反水,顿时就哭出声来,再一次的哀嚎求饶:“不要,我愿意归顺您啊,只求做您的一条狗!”

  “做我的狗?你也配?”白起戏虐一笑,一脚将眼镜男踢开,看向白元东便道:“如果你不管好你的狗,我会杀了他!”

  “跟我走!!”白元东几乎是【杀神白起】咬着牙齿怒吼咆哮着,怒瞪着眼镜男。

  这一刻眼镜男纵然是【杀神白起】不情愿,但是【杀神白起】他也不敢留在白起身旁,真怕白起动怒杀了他。

  然而白元东会饶他一命吗?他心里打鼓。

  要怪就怪他不够忠诚吧,在这种考验面前,他还是【杀神白起】选择做了反骨崽,而反骨崽最终都没有好下场。

  白元东离开了大厦,灰溜溜的离开,在外面三十六卫的注视之下,白元东脸火辣辣的难受。

  好不容易离开了三十六卫的注视,却是【杀神白起】在这一刻楼下出现了许多暗殿的强者,望着暗殿强者们戏虐的表情,白元东如同受到奇耻大辱一般,当即就想动手。

  “哟,在少主那边受辱,想找我们泄愤?你也不怕我们少主杀了你?”徐元直戏虐的盯着白元东,后者只能是【杀神白起】愤怒的挥袖离开。

  他早晚会报此仇!!

  目视着白元东狼狈的离开,身后还跟着一个死了爹一样的眼镜男,徐元直等人都唏嘘不已。

  四个月前,白起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离开了三江市,现在四个月之后,白起主宰了三江市,而威风凛凛的白元东,灰溜溜的滚蛋了。

  “我们要上去吗?”身后一个暗殿强者问着徐元直,徐元直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,就算我们上去,少主他也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的,别忘了是【杀神白起】谁伤的少主那么重,是【杀神白起】我们暗殿!”

  “我们暗殿想要祈求少主的原谅,不付出血一般的代价,是【杀神白起】不可能的!”徐元直很清楚,白起对暗殿的恨意,只怕不比炎黄盟少。

  首先最开始刺杀白起好几次的就是【杀神白起】暗殿强者,一波接着一波的刺杀,让白起对暗殿这个名字早就恨之入骨了。

  之后他们将白起重伤,险些死掉,这也是【杀神白起】他们暗殿做的事情。

  试问在这种情况之下,白起如何会给暗殿好态度,好脸色那?

  所以他们不自取其辱了,只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白起就行,如果有谁碍眼的顶撞少主,不需要白起出手,他们自然会替白起解决。

  为消除白起心里面的火气和怒气,他们暗殿愿意做一切,宁可放低姿态。

  也一定要让少主原谅暗殿,这就是【杀神白起】上到掌使,下到臣将与长老们的一致想法。

  他们暗殿可不像炎黄盟那般虚伪,打着所谓正义光明的旗帜,做的却是【杀神白起】卑鄙龌龊之事,他们暗殿想做什么事,不需要任何顾虑就去做。

  这就是【杀神白起】真小人,伪君子的行事方式不同。

  “少主走了!”

  忽然有人看到白起带着三十六卫离开了大厦,朝着三江市东而去。

  徐元直目光一凝,然后大手一挥,继续跟上。

看过《杀神白起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江苏星光发电设备  东莞嵘世有限公司  超强吸妖器  大王饶命  穿越小说  完美世界  扶蜀  德召尼克(常州)焊接科技有限公司  浙江北斗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  大族激光  女性健康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毕业论文网  全职法师  工作总结  中华康网  莽荒纪  寒门崛起  神道丹尊  健康报网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巩义市汇通管道设备  欣方圳休闲椅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